小树林电子书

文学 | 名著 | 小说 | 娱乐 | 校园

玄幻 | 修真 | 网热 | 新书 | 畅销



阎连科精品文集


作者:阎连科  图书类别:文学txt电子书

若本书不能正常下载,请关注“我就爱读书书书”(微信搜公众号:wojiuaidushu),与三万书友互相分享好书

导读:

  阎连科精品文集囊括了阎连科三十多年的创作硕果。
  《受活》:中国当代最富想象力、最伟大的作品之一;第三届老舍文学奖优秀长篇小说唯一获奖作品——中国的《百年孤独》。小说虚构了一个叫受活庄的地方,这是一个遗世独立、鲜为人知的村落,所有村民都天生残疾,视健全者为另类。主人公柳县长异想天开,想用重金购买列宁的遗体以发展旅游经济,在这一过程中,受活庄被柳县长惊喜地发现了,于是,这个由残疾人组成的村庄开始了走向外部世界的不归路:村民们组建了绝术团,在柳县长的带领下红遍方圆百里。《坚硬如水》:这是一部全面讲述历史的奇书。一朵情欲与权欲催生的“恶之花”——“革命让我着了魔,夏红梅让我着魔了,我患的是革命和爱情的双魔症……”。如火如荼的革命,波澜壮阔的情欲,狂乱年代的心灵狂欢史;阎连科式的黑色幽默,再现三十年前那场历史的梦魇。《日光流年》:一个闻所未闻的惨烈的故事,一个关于生死的大寓言,中国化乡土上长出的一棵荒诞之树……三姓村原是一个世外桃源,然而,无从逃避的悲剧却从天而降——不知何时开始,一种称之为“喉堵症”的不治之症潜伏于三姓村,于是,“四十岁”成了魔鬼给三姓村人设置的诅咒,破除这神秘的魔咒,是三姓村人一辈辈人唯一的目标。《风雅颂》:看了《风雅颂》初稿的人说:“阎连科,你朝中国当代知识分子光亮的脸上吐了一口恶痰,朝他们丑陋的裤裆狠命地踹了一脚。”我说:“不是。我没有那么大的能耐,也没有那么强的力量。我只是写我。只是描写了我自己飘浮的内心;只是对自己做人的无能与无力,常常会感到一种来自心底的恶心。”——阎连科《情感狱》:真实地描绘了“瑶沟村人”的生存环境、生命意识和生存状态,写出了以“阎连科”为代表的几代人,身处困境中的痛苦与挣扎,并寄予了深切的哲学思考和忧患意识。“阎连科”从稚嫩到所谓“成熟”的成长过程,就仿佛是一场情感的炼狱,它体现出的是几代中国人不断升起又不断破灭的永不停止的梦,这梦可悲可笑,又可敬可泣。《耙耧系列ⅠⅡ》:几乎囊括了阎连科从1988年至2009年所有的重量级中篇小说,如:《两程故里》《耙耧山脉》《天宫图》《黄金洞》《年月日》《耙耧天歌》《朝着东南走》《桃园春醒》等。奇诡的想象、沉重的主题、凌厉诗意的叙述,《耙耧系列》不仅是阎连科精神世界的源头,也是中国乡土文化的缩影,是对乡土文化永恒的歌哭与守望!《和平军旅系列ⅠⅡ》:收录了阎连科最具代表性的中篇作品,包括《从军行》《中士还乡》《和平雪》《四号禁区》等一系列脍炙人口的精品。《和平军旅系列》以平视的角度重新审视新时代“农民军人”,展现了一幅既典型又普通、既清晰又模糊、既鲜明又暧昧的英雄长卷。《阎连科散文》收录了阎连科新旧散文精品,包括“新笔近言”“亲人与家”“乡村与土地”“出行与社会”四部分,涉及亲情乡情、乡土文化、社会见闻等,表露了作者人性的关照与抚慰,对生命的尊重及人类命运的深沉思考。透过这些质朴韵致、极富生命感的文字,我们看到一个真实的阎连科,一个不一样的世界!《阎连科文论》:本书内容涉及文学理论和创作方方面面的内容,有作家的个人简介,有对古今中外的诸多经典名著的另类阐释和解读,有对文学潮流、文学现象的分析和展望。可以说是小说家阎连科与读者的直接对话。这是窥探作家内心世界的窗口,也是深度理解解阎连科小说的钥匙。
  《东京九流人物系列》:《艺妓芙蓉》《名妓李师师和她的后裔》……收录了阎连科最具传奇色彩的五部代表作品。千古不变的市井街巷,历史人物与现实故事光影交叠,“苟活”还是“横活”?乡土故事的背后,是最为深邃的思索!
  作者简介:
  阎连科,河南嵩县人,被文学界普遍认为是莫言之后最有希望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作家之一,被誉为“荒诞现实主义大师”。1980开始发表作品,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作家。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情感狱》《最后一名女知青》《生死晶黄》《日光流年》《受活》《坚硬如水》《风雅颂》等十余部。曾先后获国内外各种小说奖二十余次,作品被译为日、韩、英、法、德、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挪威等二十几种语言,发行三十个国家和地区,是中国在国外最具影响也最具争议的作家之一。
  目录:
  《情感狱》
  《生死晶黄》
  《最后一名女知青》
  《坚硬如水》
  《受活》
  《风雅颂》
  《日光流年》
  《和平军旅系列ⅠⅡ》
  《东京九流人物系列》
  《耙耧系列ⅠⅡ》
  《阎连科短篇小说选》
  《阎连科文论》
  《阎连科散文》
  柳县长有些莫名的愤愤呢。
  《七回头》是唱完了,真草儿唱得嗓子都哑了,她边哭边唱,泪把两条手巾都给擦湿了呢。可她唱演的戏草儿,又瞎又瘸,又聋又哑一老辈,好不易死了可以入了天堂了,可却舍不得了人世的日子哩,竟到了铺金砌银的天堂门口又扭头回了人世里,续着她那苦辛苦劳的日子过。这如何能不叫大都是残人、废人的受活庄人和耙耧人泪涟涟地感动呢。唱完了,那戏台下就一片哭声了,瞎的盲的,残的缺的,都哭得唏唏嘘嘘了。哭了之后,待草儿站在台前谢幕时,掌声就鼓得山山海海,噼里啪啦,像秋天里的杨树叶子无头无尾地哗哗着响。
  那掌声鼓得长远过了给县长讲话的掌声哩,长得过了一根锨把了,过了一条绳子了,草儿从台上走下来,换了戏装,穿了她日常的衣裳时,竟还有人鼓着掌儿围着她。这就叫柳县长有些不消受①了呢。给柳县长鼓掌时,确确真真是没有鼓下这又长又重的时间哩。可柳县长不是那鸡肠鸭肚的人。柳县长站到台上唤:“老乡们,乡亲们,你们受活遭了天灾了,现在大伙儿排好队,每人五十一块钱,都来这儿领钱吧。”
  五十一块钱就等于五十多块钱。这五十多块是由县长亲自发给受活庄的人们的,一张五十的,又一张一块的就在那戏台上,县长坐在一张桌子前,每一家户的主人挨着排队从他面前走过去。家里两口人的就发一张百元的大票和两张一元的小票儿,家里五口人,就是两张百元的,一张半百的,五张一块的。总之哩,不多也不少,每个人就是五十一块钱。场子上乱乱哄哄,闹闹嚷嚷,外庄人有亲戚的相跟亲戚去庄里吃那受活庆的大锅熬菜了。缺了亲戚的,都在买着吃食啥儿的,准备着到罢了午饭续看受活人的绝术表演了。绝术表演是和耙耧调《七回头》有不一样的结局呢。它不让人掉眼泪,却叫你笑得不可止,叫你惊异得口都拢不到了牙齿上。比如说,庄后有一个人他伤了一只眼睛了,只剩下一只眼睛认着这世界,可你把五根针的针眼对照着,他能一次穿纫五根针。当然呢,穿不过去人就要笑了呢,穿过去那满场的媳妇闺女都要惊着了。比如说,还有总是影子样跟在县长身后的断腿猴,又叫猴跳儿,还叫单腿儿,他敢和庄里跑得最快的双腿小伙赛跑哩,只要有一根好拐杖,他能赢掉别人呢。还有一个瘫媳妇,她绣花能在一张布上绣出两面都是一模样的猫、狗和麻雀,雅称双面绣,而且她还能把刺绣绣在树叶上,比如大一些的桐叶、杨叶啥儿呢。
  受活人的绝术在耙耧是闻了名儿的。
  柳县长给受活人发着钱,见是圆全人也就发了过去了,见是残人了,他就准定问一句:“你会啥儿绝术哩?”
  那人就对县长笑一笑,不说自己会啥绝术儿,他却说:
  “柳县长,后晌让草儿再唱一出哭戏吧。”
  县长的脸上就凝了不悦了。
  有一个中年瞎子过来了,他摸着县长给他发的钱,又把那钱举在半空上,黑茫茫的对着日头照。
  县长说:“你心安了吧,我县长会给你假钱吗?”
  瞎子就笑了,收起钱,乞乞求求说:
  “那草儿唱得鲜好哩,能让她再唱一个后晌吗?”
  县长说:“钱重要还是听戏重要啊?”
  瞎子说:“能让人家唱,我不领这钱也行哩。”好像县长发给他的不是能帮他过了春荒的钱,仅是几张新哗哗的纸。
  到庄子当央那能刺绣的瘫子媳妇来领她家的灾钱了。她坐在一块有轮子的滑板上,每挪一步儿,那滑板的轮子都要叽叽咕咕响。县长说:“你那滑车轮子该上油了呢。”她说:“我泪都哭干了,唱得鲜好哩。”县长说:“后晌你就表演你在桐树叶上绣猫的绝术吧。”她说:“听完了人家的唱,谁还看那刺绣呀。”领了她家五口人二百五十五块的灾钱她就走掉了。接钱时,她啥儿也没说,没说谢谢政府那样的话,也没有朝县长点个感激头,竟一直敬仰仰地瞅着在一边整着戏装的草儿走掉了。
  县长是真的有些愤愤了。
  县长把草儿戏叫到面前说:“戏唱得不错哩,你给我争了光。”然后就把一张百元的票子递过去,说:“回去吧,天黑前你还能赶到耙耧山外呢。”
  草儿就有些怔下了:
  “柳县长,我唱得不卖力气吗?”
  县长说:“你走吧。”
  草儿就把县长手里的钱推回去:
  “要没唱好我后晌再给受活人唱出《蛾儿冤》。”
  县长平平淡淡地说:
  “你走还是不走呀?你要不走我柳县长走,你留在这儿救灾蹲点儿,来年受活人要没粮食吃了我找你。”
  草儿看看县长身边的石秘书,见秘书轻轻给她点了一下头,也就收拾了她的戏装,领着专门侍奉她的弦匠走掉了。离开受活,地步儿回了县城了。这时候,日正平南着,山脉上一片热黄的光。戏场子的半空里,日光中飞满了星星般的埃尘儿。草儿不在了,人心都专到县长这儿了,柳县长便又开始给受活人发钱了。每上来一个家户主儿,一边的断腿猴就在一个小本上写下一个人名字,说三口,秘书就给县长递上一百五十三块钱。县长就说:
  “钱不多,是县上的一点心意儿,加上粮食你家今冬明春就能熬过灾荒了。”
  接了钱,人家感激地朝县长望一眼,或说上几句恩德话,县长的脸上就泛了活顺色,血浆汪汪了。也还有那年岁大的受活人,六十、七十了,接过钱会向县长鞠个躬,那县长脸上的血色就浓到化将不开了,艳艳如了秋时的柿叶了。可终归受活是只有四十几户人,草儿没走之前就发了一大半,这艳艳如秋的柿红在县长脸上没持久,便一家一户发完了。这当儿,也就有人草草地吃了午饭又回到戏场这儿了。原先摆在场子里的高凳、矮凳儿,本是依着原样摆着的,那些用来做了凳椅的砖头和石头,也还都依着原来的秩序摆在场地上,规规矩矩呢,可是哦,那些早来的人就偷偷把位置挪移了。矮处地的上了高处地,偏处地的跑到了正处地。还有那些没有亲戚,就在场子边上买了吃食的,这当儿也都又回到场子了。坐到场子的正当央了。
  等着看后晌受活庆的绝术表演了。
  可是他们哪里知道哟,哪里知道柳县长还没有吃那晌午饭。柳县长给受活庄人家家户户发了钱,受活人当然给柳县长炒了好几个肉菜儿,有炖鸡块、炒鸡蛋、炒韭菜,还有不知从哪弄的野鸡肉和鲜兔肉,七七八八一桌子,摆在庙客房的一间屋子里。那菜本来是还有唱《七回头》的草儿和她的乐匠的,可是这时候,一桌饭菜就只有了县长和他的秘书了。屋外日头把新生的树叶、树芽都晒得卷了呢,可庙屋里还堆着许许多多的荫和凉。县长洗了脸,解了手,秘书说:“柳县长,吃饭吧。”
  柳县长却坐在桌前不动弹。
  秘书说:“再让给你烧些可口的菜?”
  县长说:“就这吧。”
  县长话是说过了,却依然不动筷,坐在桌前的椅子上,背朝后仰着,头朝后钩着,双手又在脑后交叉起来拦着头,似乎生怕他的头会后钩过了掉落去。他的头和手在打架一样顶着反向用着力,眼却盯着迎面贴了报纸的白庙墙。
  秘书说:“草儿走了就走了,你别想那么多。”
  县长言默着。
  秘书说:“后晌就是绝术了,吃过饭你还得讲话呢。”
  县长盯着面前嗡嗡飞的两只金苍蝇,看着那苍蝇落在这个菜上吃一口,落在那个菜上吃一口。
  秘书赶着苍蝇说:
  “柳县长,要么吃罢饭咱们去魂魄山上看看列宁纪念堂?一到那儿你就没有啥儿不悦了。”
  县长把目光落在了秘书脸上问:
  “你说我一人发给他们五十一块少了吗?”
  “不少哩,”秘书说,“五十多块能买一百多斤粮食呢。”
  “我以为他们每家都会给我磕个恩德响头哩。可却啥也没有呀。”
  秘书便有些灵悟了,朝着外面走去了。
  县长说:“你去哪?”
  秘书说:“我去让厨师再烧一个汤。”
  就走了。
  又回了。
  秘书回来手里端了一大碗的汤,灿韭黄和绿香菜浮在汤面上,还有蹿鼻儿的胡椒味。那是很开人胃口的酸辣汤。随后呢,紧步儿相跟着竟来了十几个的受活人,都是四十岁往上的中老年,有男有女哩,他们一进来便哗啦啦一片地跪在了县长面前了,跪在那一桌菜的前边了,跪在庙屋外的院里了。人是有猴跳儿和瘸子木匠领进来的,猴跳儿和木匠自然跪在最前面,旗手样带了头儿说:
  “柳县长,今儿前晌你给我们受活人发了灾钱了,在戏场子上我们没法给你磕头谢恩哩,眼下我们全庄就在这儿谢你了。”
  那一群人就齐刷刷地朝县长一连彻地磕了三个恩德头。
  柳县长就有些急慌了,筷子在手中也慌得掉落了。一满脸飘着的红润,如了晨时的霞色,闪光发亮着,却又急急切切说:“这是干啥儿?这是干啥儿?”说道着,忙迭迭去把木匠们扶起来,再把许多别个的庄人扶起来,又狠狠说了许多责怪的话。尾儿时,还拉他们坐下和他一道吃菜啥儿的。庄人们呢,自然也是不肯和县长一道吃喝的,他就把人们送出了庙客院,回来一脸光亮地斥责了秘书许多话,令他以后绝也不能再去做这领人来下跪磕头的老辈子的事。末尾儿,二人就开始吃那炖鸡了、鲜兔了,和野鸡的翅膀及着蘑菇、青菜啥儿的。
  柳县长狼吞虎咽地吃,三三五五也就吃饱了。
  秘书说:“柳县长,你吃得倒快哩。”
  县长说:“百姓们都到了场子等着要看绝术了,我们咋能让人家在那干干等着我们呢。”
  也就赶脚儿丢下碗筷到了庄口场子里。场子那里果然就已经黑黑压压立站满了庄人了。准备着绝术表演的受活人,也都在台下待着了。
  就是在这一场的绝术表演里,许多事情云开日出了,像一场大戏真真正正把幕拉将开了一模样。柳县长也才豁然明朗呢,原来不是他救了受活人酷六月的大雪灾,是这场六月雪救了他,急救了他那购买列宁遗体的天大的计划哩。

 

阎连科作品集txt下载


==阎连科精品文集下载地址==

上一本:明天文学馆-哭泣的白鹳
下一本:顽童小番茄:陪你一起慢慢长大


  好书推荐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家作品
  ◇21世纪年度最佳外国小说
  ◇阎连科作品集
  ◇世界文学经典名篇
  ◇中国现代诗人诗集精选集
  ◇经典言情小说作家作品集
  ◇历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
  ◇中国经典文学作品精选
  ◇莫言作品全集
  ◇金庸武侠小说全集
  ◇世界十大文学名著
  ◇中国古典十大名著
  ◇死活读不下去的十本书
  ◇世界短篇小说精华作品
  ◇刘震云作品集

小树林电子书 ◎ 版权所有 2012-2018
提供最新的电子书下载服务!